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一票两毛,微信投票衍生专业刷票 
2020-01-27 19:13

帮忙投下8号,谢谢;请给3号投票,同事家的小孩……相信这样的投票请求,很多市民每天都会收到。前不久,市民张女士也被迫在亲戚圈、朋友圈、同事圈内干起了拉票的生意,原本已经遥遥领先,却在一夜之间被人反超几百票,十天的辛苦付之东流。

一夜之间,为何被反超?记者通过调查发现,花钱请人刷票正成为网络投票中一种常见的手段,甚至前几名都在比赛谁刷得多。

一路领先却在最后两小时被反超 

“孩子在市区一家书法班练习书法快半年,前段时间,这家书法培训班搞了一个优秀作品展示,希望各自家长为孩子们拉拉票。”活动开始的第二天,市民张女士就收到了培训中心发给她的一个链接,在这个投票链接上,共20位小朋友参加评选,投票时间一共10天,她的孩子就在其中。

为了让孩子能拿到第一名,张女士告诉记者,那段时间她几乎是求爷爷拜奶奶一样,朋友圈里天天转发,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帮忙投票。“因为每个手机用户每天都可以投一票,每天上班第一件事,就是在微信群里吆喝,请他们别忘记投票。我的亲戚朋友也帮忙转发,在吆喝他们的朋友帮忙投票。”张女士说。

因发动得早,投入的精力多,张女士孩子的票数始终处于领先位置。“投票过去一周时,我们就已经有600多票了,比第二名多了200多票。为了请人投票,红包也花了不少,几百元应该有了。”张女士说。

“投票截止是3月3日晚上12点,当晚10点钟,我还看了一下票数。我们一共有930票,第二名只有600多票,心里还想第一名肯定是我们的了,第二天还打算把感谢的话发在群里面,谢谢这些亲朋好友的帮忙。”就在张女士以为第一名已经稳操胜券时,结果第二天,当张女士再次打开投票窗口时发现,截至最终投票时间,她们只有940票,而第一名已经有1100票。

“能赢的几乎都是刷出来的” 

两个小时投了500票,几乎翻了一倍,张女士表示很难理解。“如果对方亲戚朋友多的话,那么从一开始就应该超过我们,不可能一直落后我们家的孩子。还有正常的投票时间都是白天,谁还在晚上11点、12点进行投票。”

因怀疑对方造假,张女士向书法培训中心的负责人提出质疑。“对方告诉我,他们是通过一个微信投票网站开设的投票活动。他们只知道投票结果,至于是否造假,他们就无法得知,也没有技术手段去查验。

”为了平息张女士的质疑,这家书法培训中心负责人表示,虽然是获得了第二名,但会把一等奖的奖品发给孩子。“一等奖就是一个书包和一套文房四宝,最多值200元,我光各种红包就花了近500元了。”

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刷票已经成为很多投票活动中司空见惯的事情。前几名都在刷票,更是屡见不鲜。

记者一位身边朋友表示,前段时间,他的孩子也参加评比活动,自己也是被迫请人刷票。“一开始没想到刷票,就是发几个红包在微信群里,请亲戚朋友帮忙投票。结果一个朋友找我,只要一两百元就能刷个一千多票,和自己发红包差不多,还能保证名次,何乐而不为呢。后来才知道,那次评比,不仅我们家请人刷票,其他的选手也是请人刷票的。能赢的几乎都是刷出来的。”

从这位知情人提供投票截图来看,第一名和第二名的票数相差很少,只有几十票的分差,但两者都有2000多票,而第三名只有区区的几百票,悬殊很大。

活动组织者应承担相应仲裁职责 

记者在相关网页搜索“微信投票”发现,不少商家打出了“承接各种微信投票活动”、“包名次”之类的幌子。记者随机了解了几个商家发现,投票的程序十分简单,只要发送投票链接即可。

通过QQ群,记者和一位昵称为“专业刷票”取得联系。记者把朋友圈一个投票地址发给对方后,对方表示,这种投票方式比较简单,一般需要关注再投票的是0.2元一票,不需要关注即可投票的是0.12元一票。“我们拥有万人团队,都是人工投票,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,根本查不出来。”

记者以需要投票为由,又和多名专业微信投票群主联系后发现,投票不仅可以按票收费,也可以包名次。“你刷别人也刷,这就是展现双方实力的时候。如果是包名次的话,我们会时时关注名次动态,确保第一名的名次。当然这个价格比较贵,要根据投票情况来确定。”其中一位专业微信刷手说。

人工刷票、花钱刷票是否违法?记者就此问题咨询市区一家律师事务所李钧风律师。李律师说,据其了解,目前看来,现行的法律并没有对网络代理投票行为做出明确规定。“请亲朋好友帮投票,顺便感谢一下发个红包,略表谢意,这个并不为过。但是为了满足取得较好名次的目的,花钱雇一些专业的投手来刷票,蓄意扰乱整个评比活动,这样的行为不仅违背诚实信用的原则,对其他评比选手也是不公平的。作为投票方组织者应该承担解释、检查等职责,对那些恶意刷票的选手应该取消评比资格。”李钧风说。